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 曹桥街道 > 乡村游 > 乡村景点
  • 景区分类:
  • 所在地区:浙江省/嘉兴市/平湖市/曹桥街道
景区地图
详细地图>>
正在加载地图,请稍后...
景区概况

  在平湖城区的西南角,有一个不到2平方公里的小镇:马厩。她地处海盐、嘉兴、平湖三县(市)交界,距嘉兴新篁镇6公里、海盐西塘桥镇4公里、平湖乍浦镇13公里、当湖街道7公里,是我市成形最早的古镇之一。

【一】

  小镇名马厩,是与一个历史名人有关,明天启《平湖县志》载:“马厩庙在齐景乡,相传景公遵海而南,马迹所至,犹见省耕遗意。”景公,春秋时期,齐国国君齐景公(前?—490年),名杆臼,在位57年,享年70余岁。史书评述:“齐侯之志,岂下桓公。”说他的志向不亚于他的祖先齐桓公(历史上第一个称霸诸侯的国君)。景公在位时“善任、兼听”,任用贤相晏子(名晏婴,字平仲),把齐国治理得十分强盛,在一个时期曾与晋国同霸于宇内。所以,齐景公获得代天巡狩吴地的资格。巡狩,意为巡视、打猎,也是天子巡视诸侯所驻守的地方。史书中有“古先王春则省耕,补其不足;夏则省敛,助其不给”之说,是一种重耕种、恤百姓的治国之道。

  “犹有省耕遗意”,说明齐景公代天子南巡狩,主要是对本地的农耕进行调研,也许为老百姓办了许多实事、好事,所以深得口碑。后人在他的“畜马之地”造庙祭祀,是为马厩大王庙。在乍浦也建有景公庙,说明景公南巡狩也到过乍浦。据此,历史上海盐县曾在平湖域内设四乡,自马厩镇至乍浦置齐景乡。

  齐景公当年为何要选择这块地方作“畜马之地”,恐怕与土地肥沃、物产丰富不无关系。近年的地质勘测证明,甪平申线北侧冲积层厚。诸多出土文物证明,早在五六千年前,这里曾是良渚文化形成的节点之一,它与东侧的通界桥、图泽、李墩连成一线。解放初,马厩大坟山出土了我县第一把石钺,被县政府列为首批文保单位。改革开放初期,在该坟北侧,又发现了汉代的玉镯等文物。笔者儿时,曾听钱家、潘家的几位先生说过:大坟山是三国时期吴国鲁肃的衣冠冢。

  在马厩,良渚文物时有发现,1987年秋,笔者在马厩供销站生产部当营业员时,马厩村有一社员拿了个“泥罐”来买桐油,我不在,被收购部的一个营业员看见,说“泥罐”不能盛桐油,又拾起一块砖把“泥罐”口砸去两片。我发现时,这个陶罐已成缺口,向他讨要砸下的碎片,他说被我打水漂丢到河里去了。这个品相已破的陶罐我至今保存着。

  诸多实物、史料证明:马厩是一个有着十分厚重文化的水乡千年古镇。

   【二】

????? 清乾露《海盐县志图注》云:“相传景公遵海而南至此,后人怀之,古立庙焉。”《图注》中说的“后人”,究竟是景公巡狩活动后的几十年,几百年,无详实史料证明,比较多的说法是马厩庙建于东汉时期(公元25-220年),初步测算,至今也有1700-1800年历史。庙有三进三殿:天王殿、大王殿、三圣殿。天王殿供八大天王;大王殿供齐景公、文判官、武判官;三圣殿供观世音、孔夫子等。西侧前厅是马与马夫塑像,中厅为关公塑像,后附房为厨房与和尚们的宿舍。

  马厩庙有个特殊庙规,庙会期间菩萨不出会。所谓出会,就是在庙会期间用轿子抬着菩萨周游村庄。马厩庙的庙会形成了独特风格,庙会期间,西自新篁镇、元通,东至乍浦,北到白马堰,成千上万的香客蜂拥而至。众多香客的消费刺激着小镇繁荣。茶肆酒店、南北杂货、香烛纸箔及生产资料应有尽有,五行八作,各具特色。经营者候鸟似地汇集于此,其中也有的看中这里的人气旺,就租房开起店铺。

  物质消费之外,文化消费也提升了,庙会期间,摇快船(赛龙舟)、皮影戏、京剧、越剧、钹子书、奏班昆腔,百花齐放,逐渐形成了一个主平台:马厩草台班子戏。

  跨过马厩大桥,穿过一条300米长10米宽的堰坝就是马厩大坟山。坟是土坟。从地形推测是靠挖南面的土堆成的,因为南侧有一条30米宽的小河。坟有约50米高,南侧就是石斧的发现地。这里有一个几十亩大的土广场,很适宜集会、演出。所以,每逢庙会和后来的节庆就用门板等材料搭台,上盖草帘,称为草台。初始演出,费用采劝凑份头”募集,办法是按耕牛头数出资,每头耕牛一个银元。后来开始售票,因为地理位置好,只需在东西两头守着,无票就无法进入。由于人气旺,票价一般不高,剧团也愿意来。为了答谢顾客,一般戏演到三分之一或一半时,就撤去守票岗,让没钱买票的人看放幕戏。

  草台班子戏流传很广,给一代又一代的乡民留下深刻印象。市内只身去延安参加革命的毛大风近年返乡给鹉湖诗社作讲座,交谈时笔者问他对家乡最深的印象。他说:“我十二三岁时经常从白马堰朝西南走,到一个叫马厩庙的地方看草台班子戏。”我们陪同他故地重游时,他十分高兴,多次在马厩大桥上与朋友们合影。草台戏成了马厩镇庆典活动的当家节目。如马厩大桥落成时,剧团根据当地发生的一件真人真事,创演了一台《打官差》。剧情说的是民国前后,当地贫苦农民组织起来,反苛捐杂税而打了衙门的官员,后又逼迫钱家出面摆平的事。文化的浸染,催生了一批民间演艺班子,如陶家吹打班、俞家浜徽奏班、木行桥屠阿舍皮影戏班等等。解放初期,许多青年男女参加文艺宣传队后,又组成越剧团,成了剧团里的台柱子。

  合作化期间,没有了庙会,但一直到1959年,年年举办“物资交流会”,也请剧团来演出,一般是每天下午、晚上两常

  后来,马厩大坟山成了放映电影的专用场地。

   【三】

  民国前后,资本主义萌芽破土而出。马厩镇周围大户人家纷纷办实业、经商。潘家宅基的钱家与金陆浜的金家先后办耕牛交易市常钱家还在镇中建起石库门庄园。潘家开办起茧厂和南北杂货店。镇南办起了油厂。吴家在赵泾港东侧办起了机械碾米厂(农村都用木土砻碾米)。潘家与张家还看准了运输业,分别办起了两艘13吨级货运船,每半月一个航次。将本地的西瓜、生姜、黑毛豆、油菜籽、蚕茧等土特产贩运到上海,再将上海的酱豆、饲料、肥料和纺织等工业品贩运回马厩。

  而名门望族的钱家则将目光投向教育事业。清宣统元年(1909年)二月,钱次恒先生发起创办新学:马厩始简小学堂,入学人数有40多人。钱家先祖与吴越王钱镠同宗,钱次恒先生是海盐一宗的后人。近年,海盐南北湖钱王寺揭幕典礼时主办方曾邀请其后人参加。钱先生入赘潘家,所以他的儿子钱潘瀛、钱潘瀚姓名中都有二姓。钱次恒先生办马厩小学属我市最早的新学校之一。此前的教育只限于少数富家子弟入私塾读书,从识方块字开始。新学的创办使附近的中等收入人家的子弟得到了文化教育的机会。钱次恒先生为马厩小学堂倾注了很大的精力和财力,他本人、儿子钱潘瀚、孙女钱潘澄等多人曾在该校执过教鞭。

  马厩始简小学堂校址初时在马厩庙东侧。解放后,破除迷信,砸了菩萨,将庙宇改为学校。入校学生从1914年的44人到1955年的150人。笔者在1955年入学时,负责教育的只有校长和两位教师三个人,所以,上的是四复式班,每堂课老师给每班学生上课十分钟,教学工作的艰辛,可想而知。

  一百年来,马厩小学为国家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有的跨入北京大学等名牌大学,读研考博,出国留学。回国后,在科研、经济、教学等方面贡献力量与才智;有的走上领导岗位,政绩令人瞩目;更多的是在经济建设、工农业生产奉献才智。一代又一代,逐渐提升着乡民们的文化素养。

?

   【四】

  马厩的马厩大桥,是目前平湖市境内保存最完好的花岗石三孔石拱桥。大桥跨度长34.2米,宽3.14米,高6.32米,是我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明天启《平湖县志》载马厩镇有“厩马桥”。清光绪《平湖县志》也有“马厩庙桥光绪年间重修”的记载。可见马厩大桥历史悠久。原大桥桥址在现桥的东侧20米左右,据推测,是在钱先生办的学堂对门,毁于1920年后的某夜。后为方便行人,搭建了木桥。现存的大桥重建于1929年。大桥设计科学合理,结构严密牢固,气势宏伟壮观。历经80年沧桑,基本完好如初。三孔石拱,中孔跨度10米,高5.2米,边孔跨度6米,高3米。东侧桥额刻“民国十八年春马厩庙大桥里人重建”字样。桥两侧柱石刻楹联四副,

   东侧边联——

  半月偃赵泾五坊门户,长虹环马厩三县交通。

   中联——

  隔岸拱星枢南望海沙北通汉水,横堂澄月影东连泽浦西沂硤川。

   西侧边联——

  扬帆东驶径连三泖口,驱车南望遥指九峰巅。

   中联——南狩渡景公庙貌至今称马厩,西区沿大易塘名终古属赵泾。

  桥联何人所撰,已无从查考,其书法据传是马厩镇北金陆浜村金志超的手迹。桥面南北两坡各铺37级台阶,每级近60公分宽。桥顶设望柱四对,长条边侧石作护栏,用铁攀作连接榫固定。顶上护栏与坐石连体,供行人休息。桥北正对马厩庙山门,桥南侧有一土墩,形似蟹驼,名蟹驼汇。为加固桥体,在此曾建一四角凉亭,长4.5米、宽4.5米、高6米。亭柱深埋与桥坡撑石紧靠,增加桥基围护力。凉亭四周有花岗石围坐栏,上设木质美人靠。后因年久失修,日渐破败。自1958年起,由村干部组织社员拆去修水利、建畜牧场。

  马厩大桥拱形边侧,都刻有捐资者的姓氏或姓名。上名的都是50元(银元)以上的捐资者,其中也有不愿留名者,具无名氏。无名氏中捐资最多的是1000元,按现市价折算是18万元。读着这些乐于公益事业者的名录,一种厚重的道德氛围袭来,不由使我们肃然起敬。

  说起马厩大桥不得不提到一个人,那就是重建马厩大桥的发起人、募资者、马厩庙和尚“五老佛”。他是泗顾桥朱家埭人,原名朱五福。为造大桥,他四处奔波,历时三年,足迹遍及四乡,甚至到南浔等地募捐造桥资金。乡间至今口头流传他做慈善事业的许多故事。据说,为造大桥,他曾在某富贵人家门前长跪三天三夜,直至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止。募集资金历时三年,造桥时间三年半。“五老佛”用近七年时间重建起马厩大桥,为后人留下这笔宝贵遗产。看来人生的意义,不单是一个准确定位,而在于定位后竭尽全力去实现。为社会公益事业办成一件大事,其人生必会永久地闪闪发光。

  近年马厩大桥已出现些变化,镶嵌物明矾流失后,隙缝开裂,使镶嵌的铁质连接榫锈蚀,造成个别侧石有移动迹象甚至被人为破角,看来,保护文物的措施一定得落到实处。

   【五】

  千年古镇马厩现正处在一个尴尬的时期:由于这里地处三县(市)交界,不属中心镇,也不是基层政府的办公地。如何保护性开发,是一大难题。以前,桥南是戴家村(大队),桥北是马厩村(后合并)。以前两村委都在镇上办公。镇上的房产、土地管理都是沿袭土改后的归属,加上历来商业人气旺,供销社、学校、合作商店、食品公司、信用社、卫生院、兽医站,各行各业在此布点,垂直领导;几十年来,私房的乱搭、乱建显得拥挤不堪。改革开放后,企业又相继转制、出让,加上个人建房,无序发展的结果,使小镇显得杂乱无章而又日趋破落。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像这样拥有如此厚重文化资源的古镇如何整合资源,重新规划、设计,有序开发建设,在保护深厚文化底蕴的基础上,使其重新凸显特色风貌、焕发青春,显然已是迫在眉睫。

  当然,真正要付诸行动,涉及许多问题:谁主管?谁出资?谁给土地指标?谁管理?但是办法总比困难多,只要政府重视,与新农村建设统一规划,正确定位,引进市场运作模式,是可以化难为易,取得成功的。

  笔者在采访并撰写此文的过程中,遇到一些企业老总、村干部和镇上及附近的老百姓,他们都纷纷表示,如果对原有的马厩进行改造重建,都愿意贡献一份力量。这是一份厚重的民意,一种可贵的原动力。

  值得欣慰的是,因拥有国家2A级旅游景点澳多奇农庄的马厩村已在2008年被评为省级旅游示范村。如果把千年古镇马厩建设好,形成二点一线的特色旅游观光区,对老百姓是福祉无比,对执政者则无疑也是功可立碑。

   作者:潘法官

网友评论
我来点评
  • 匿名发表 您的名字: 验证码:点击更换
  • 您的态度: 推荐 想去 不想去 观望